不正当比较广告的法律规制

商业广告无处不在,当然不乏印象深刻者。加多宝广告“还是原来的配方,还是熟悉的味道”,百事对可口可乐的调侃广告,还有佳洁士等所谓专业口腔专家广告,它们的最大特点就是与竞争对手进行凸显自身商品优势的比较,这就是“比较广告”(comparative advertising)。

比较广告本身是一个中性词。恰当的比较广告能够助益消费者选择合适的商品,[1]促进同类产品的市场竞争;反之则可能损害其他竞争者以及消费者的利益。然而,当今世界主要国家对比较广告的态度各不相同。美国自1971年联邦贸易委员会(Federal Trade Commission,以下简称“FTC”)转变态度,开始鼓励比较广告以来,[2]一直持开放心态且限制较少;受美国影响,欧盟1997年颁布《比较广告指令》以协调成员国国内法,随后成员国逐渐修改国内立法以与指令保持一致;指令虽然原则上允许比较广告,但仍施加了较多限制;而且,由于指令的相关条款并未明确阐释,各成员国的立法与司法实践也不尽相同。 继续阅读

数字化电梯广告的喜与忧

近日,明星章子怡发布了一篇微博,称自己每次带着孩子出入都会通过电梯里不断更新的广告图片,来教会孩子认识不同颜色、形状、物品以及各种明星朋友。由此可见,将广告投放在狭小空间的电梯里还是有一定的广告效应。

随着城市的发展建设,电梯已经作为城市建设最为重要的交通工具,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电梯行业市场需求预测与投资机会分析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电梯总产量约为90万台,同时国内电梯保有量约为467万台,在年增长率为12.50%的增长速率下,我国的电梯保有量和年产量均已居于世界电梯使用国家中的前列。 继续阅读

其实广告人最怕比稿

广告行业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行业。我们爱这个行业的激情四射,创意满满。恨的就是大型广告公司在全球发展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,确还存在扭曲的比稿。良性的比稿稍微还能忍受。如果是为了骗稿、窃稿那就让人义愤填膺了。我觉得广告主与其看广告公司的演讲能力,不如关注他们的专业素养、过往广告水准。那今天我们就聊聊比稿。 继续阅读

莎普爱思广告整改后复播

因内容被质疑夸大宣传,2017年12月浙江省食药监局对莎普爱思广告内容进行复审,复审期间,莎普爱思全面停播“莎普爱思滴眼液”广告。3月4日,北京商报记者发现,莎普爱思的广告在中央电视台十一套戏曲频道复播。对比发现,广告将此前的“模糊滴、重影滴”等内容删减,只留有“关注眼健康 适用于早期老年性白内障”的内容。

据了解,此前的一篇题为《一年卖出 7.5 亿的洗脑 “神药”,请放过中国老人》的报道让莎普爱思迅速陷入舆论漩涡。报道引用相关眼科医生观点认为,莎普爱思利用消费者恐惧开刀的心理,错误宣传白内障不开刀也可以治好。报道中称,莎普爱思被批准的适应症为“早期老年性白内障”,但该公司在广告中模糊掉“早期”二字,宣传可以预防治疗白内障并列举白内障相关症状,存在用症状替换疾病现象。 继续阅读

微信“跳一跳”测试商业广告

微信正在多种维度加快商业化变现。3月3日,微信证实,爆款小游戏“跳一跳”确实开始测试商业广告,首个广告商是春节期间的麦当劳,而并非外界热议的耐克。

有网友近日发现,疑似微信小游戏“跳一跳”开启商业化之路,在“跳一跳”上出现了印有“Nike”品牌色和LOGO的盒子,玩家跳上去后盒子会变色露出“nike react”字样的广告,可以多加20分。据悉,这是Nike一项新专利。

有知情人士透露,“跳一跳”的广告门槛不低:2000万元费用+张小龙亲自挑选品牌,第一波已经结束了,有没有第二波目前还不知道。

微信方面并未回应广告价格。但来自腾讯公关负责人张军的消息显示,“跳一跳”在春节期间就测试了广告业务,第一个也并非耐克,而是麦当劳。

根据微信数据,今年春节期间(除夕至大年初五),小游戏同时在线人数最高达2800万人/小时,“跳一跳”荣登“最受欢迎小游戏”排行榜首位。

小游戏是去年下半年微信推出的重磅小程序,极大地拉升了微信战略项目小程序的活跃度。而在更长远角度,作为互联网领域最成熟的变现方式,游戏一直成为腾讯、网易等公司的营收支柱。小程序推出小游戏,成为微信一箭双雕的布局。目前,微信在朋友圈、公众号等功能上进行了广告变现尝试,但在更宽广的维度上,微信尚未贡献更多的收入。

晚会动辄上亿 舞美暗藏猫腻

没有横幅、取消迎送,杜绝铺张、厉行节俭,本次全国两会吹起的清新会风,让国人为之一振。反对浪费,已成为全国共识。但在社会生活中,隐性浪费依旧难以杜绝。今年两会上,不少晚会的舞台美术浪费现象,便遭到部分代表委员“炮轰”。

近些年,各类演出遍地开花,其舞美多追求高投入、大制作、全景式。许多演出动辄3D技术、水幕装置,要不就是纱幕投影、建筑投影,让人眼花缭乱。更有甚者,有的晚会舞美花费已占总投入的70%。舞美为什么这么贵?这其中存在多少浪费甚至猫腻?深层根源在哪里?

——编 者 继续阅读

中央电视台视春节晚会30年舞台美术设计的演变

1983年除夕夜,央视举办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拉开大幕。此后每年一度,收看春晚逐渐成为电视观众欢度年夜的重要一环。2012年,正值春晚步入而立。经过多年苦心经营,如今,该节目的影响已遍及全球华人圈,可谓缔造了中国电视史上的一个绝无仅有的传奇。随着观众生活品味的提升及期待视野的拓展,舆论对春晚的制作和呈现有了更高层次的要求,褒贬不一早已成为春晚过后公众意见的常态写照。然而在个性化日趋凸显的舆论体系下,2012年春晚的舞台美术设计成就却为大多数观众所首肯,被誉为历届舞美之最,足可见其在整台春晚中的重要地位。 其实,在最初几届春节晚会当中,舞台的角色充其量不过是主持人、嘉宾及众多演员的表演场地而已。这既是当时主流意识形态的文艺呈现形式,也跟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及科技能力休戚相关。纵观三十年的春晚历程,除2008年由于南方冰灾及奥运元素的双重影响而对传统主题有所淡化之外,喜庆、祥和、团圆的格调一直为主办方所承袭和发扬;同时,在长达五小时的晚会过程中,歌舞、相声、小品、魔术、杂技、戏曲等从晚会创办之初就几成每届之定式。这是开在百花文艺园中的一朵奇葩,也是一个接受数亿华人检阅的大舞台。如何避免审美疲劳、让观众得以餍足、给舆论一份满意的答卷?舞台创意无疑是众多方案中的最佳切入点。 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