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时代,该怎样面对广告呢?

  现代人,每天都要遭受广告的狂轰滥炸,躲避不开,逃脱不了。面对铺天盖地的广告,有的人被广告牵着鼻子走,唯广告是从;有的人拒广告于千里之外,怨广告骗人。那么,该怎样面对广告呢?正确的态度应是,既不能完全接纳,也不能盲目排斥,要用理性的目光审视它。

  广告时代,该怎样面对广告呢?

  作为广告人,我对大城市那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广告特别敏感。每天都要看广告、听广告、评广告、讨论广告,时间长了,我就像掉进了广告的陷阱之中,深感痛苦和厌倦。

  终于,忍无可忍,我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。并且专门到一个远离县城的小镇上。这里山清水秀,民风古朴,正可以用来修身养性,医治我疲惫至极的身心。而令我哭笑不得的是,广告风也刮到这大山深处来了。醒目的墙上,街两边的电线杆上,都贴上了形形色色的打印体和手写体广告。

  这天早上,我见一堆人站在一张用白纸写成的广告下,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便走过去看个究竟。只见广告上写着,“广大农民须知:昨天在这里卖稻种的,是我的儿子,他说是良种,其实是劣种,请买这种种子的,千万不要当种子用,并请大家互相转告。请买了种子的到我家退货,本人将如数退款,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大家退。古人说,子不教,父之过也。本人教子无方,对不起广大农友,请有关部门对我进行处罚。”落款“板栗坡村刘贵根”。

  我当即决定回去取相机,把这幅广告拍下来,把这个场面拍下来。由于心情太激动,我没走几步就一路小跑起来。我觉得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广告,最有价值的广告,最能动人心弦的广告。

  我把相机取来了,先站在远处拍了一堆人指指点点、议论纷纷的镜头,又挤过去拍那幅广告的“特写”。可我举起相机却傻眼了——广告上竟然被覆盖了一条新广告!只见广告上写着,“广大农友:由于我父亲思想陈旧,不懂科学,分不清什么是良种什么是劣种,所以他才写了那张让大家找他退款的广告,这完全是一个误会,请大家不要退种,放心使用。”

  我一下被闹糊涂了。但我还是举起相机,把这个广告拍了下来。

  我决定吃过午饭,就到板栗坡村找刘贵根老汉聊一聊。吃饭的时候,我就向亲戚打听板栗村离镇里有多远。他们说不远,只有两里多路,还说刘贵根是个老老实实种了一辈子田的庄稼汉。基本上是个文盲,他那广告,肯定是找人写的。亲戚也听说了广告的事,但他们没有买那种子,他们说:“我们幸亏没买。”

  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,我就起身去板栗坡村。走到镇上,听人议论说刘老汉又贴了新广告,我想还是先看看他贴的新广告再说。

  还是那个地方,照样围着一堆人。我走拢去,见刘老汉的广告又覆盖在他儿子的广告上,只见广告上写着,“广大农友:别听我儿子胡说,他卖的种子肯定是假的,这是他亲口对他媳妇说的,是我老伴在厨房里亲耳听到的,不信大家可以到县里找人鉴定。凡是相信我的,我负责如数退款;不相信我的,到时候吃了亏请千万不要怨恨我。我在这里宣布,从今天起,我和我儿子刘石头断绝父子关系,他要是再进我的家门,我就打断他的狗腿。”

  我即刻掏出相机,咔嚓咔嚓地拍了起来。

  虽然现在已进入广告时代,但这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少见的广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