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舞美并非大制作

  中国第三届舞台美术展近日在北京展览馆举办。距上届展览12年后举办的本次展览,主题为“创意空间与文化生态”,旨在提示当下大舞美观念的开放性、跨界融合以及引发对文化发展可持续性的认知和思考。看了参展的34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3000多人的两万多件作品,感觉我国的舞台美术工作近年来成绩斐然,舞台呈现多姿多彩,令人目不暇接。但也感到有些作品的舞美过于繁复、奢华,导致形式大于内容。“大舞美”并非大制作,虽然此次展览舞美是主角,但在舞台作品中,舞美永远是配角,不能喧宾夺主。

  舞台美术的创造需要理性,舞台科技的参与也需要理性,那就是尊重艺术规律和剧种特点,比如京剧,其特点是虚拟和写意,舞美就不能太实,也不能太满,要留给演员充足的表演的空间。曾见一些京、昆新戏设计了高高的台阶,演员如演话剧般地上下台阶,没有传统程式的“七上八下”,让人觉得很别扭。而灯光及烟雾的滥用,也使得很多舞剧场景昏暗、人物模糊,形如鬼魅。舞台美术是为戏剧整体演出服务的,主要任务是创造艺术的外部形象、视觉形象。时代在进步,科技在发展,观众审美在变化,要求舞台美术创造也要进步、发展、变化,要与时俱进。但又不能脱离剧情甚至限制演员表演,只有介入和增强艺术的表现力,才能够达到舞美创造的多元化。

  近年来,舞台美术创作出现了大制作的现象,让人闻得一股矫情的媚俗的气味,既不完全符合艺术的创作规律,也有违于当今文化生存的现实的国情。如近几年关于LED的应用,一哄而上,常有极大的盲目性。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前任会长蔡体良认为,舞美可用简单的杠杆来衡量:一是看它否符合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;二是看它是否遵守、适应文化艺术市场的需求。这才是应抱的理性态度。多年来,由于某种大气候使然,这股以大制作为方向的声势,逐渐蔓延开来,似乎有点难以控制的态势。尤其是一些应景的晚会,一些迎合官方评奖的剧目,一些有背景或有油水的舞台演出就做得很离谱,人为的富态,过度地包装,缺乏创作的自律、自信,将大把的钱盲目地砸到舞台上,浪费有限的文化资源,制造出一堆经不起检验的平庸之作。其结果是艺术语言失态、走调、扭曲,用当下的标准来说,就可以列入反“四风”之列。

  进入新世纪后,在大舞美的平台上,奥运会上的大型文体演出可以说是大制作的制高点了,但它是不可能重复的,也不可能进入常态化运作的机制。我们应当摒弃“戏不够,景来凑”和“景不够,雾来凑”的模式,如雾、雨、雪、移动平台或转台等手段的非艺术化的应用,反而会给艺术本身带来无形的伤害。

 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成立于1981年,现任会长曹林表示,今后将举办定期的“中国舞台美术四年展”,并逐步把它打造成可持续发展的艺术盛会,使其成为品牌化的高规格国际展事活动。而对于广大观众而言,就是希望看到更新颖更现代的大舞美,而非不符剧情的大制作。

  天津展览展示公司-东柏广告是天津一家集广告制作、活动庆典、舞美制作、活动策划安装、服务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广告公司,承接各种广告制作、舞美制作、活动庆典、活动策划等服务,舞美制作免费咨询电话:022-27628239。